正规手机彩票官方网站|5分彩官方首页
您的位置: 首頁 > 新聞中心 > 行業報道

王壽君:讓每個人都認識核、了解核、受益于核

字體[大] [中] [小]
發表日期:2019年03月12日

3月8日下午坐在辦公室接受采訪的全國政協常委、中國核學會理事長、黨委書記王壽君神采奕奕,精神飽滿。


“兩會”以來,他幾乎每個步出會場的時刻都在被記者包圍。但他樂于這種溝通,“我連續兩年提出了關于設立核科學日的提案,今年我更進一步提出設立國家核科學館”“切爾諾貝利,特別是福島核事故后,公眾對核的質疑始終無法完全消散,但核與人類的關系太親密了,涉及方方面面,根本無法分離啊”……

這些觀點,王壽君反復強調。“以前一直在企業里,談核工業談得很多,國家應該建幾臺核電站啊,發展核能調整能源結構啊,但核不止核工業,它涉及人類生活的方方面面。談科普,我們自己首先要跳出‘工業’的圈子,真正的認識核。而且,我們要讓每個人都認識核、了解核、受益于核。”

認識核:

引導社會公眾科學認識核科技,理性對待核科技發展

“關于核,我們首先由原子講起,它是構成自然界中各種物質的基本單位;一顆原子由帶正電的原子核和繞原子核旋轉的帶負電的電子……核是什么?它首先是一個重要的科學領域。我們必須要引導公眾科學認識核科技,理性對待核科技的發展。當代社會崇尚科技的氛圍已經充分形成,而偏偏對待核科技的態度上,公眾往往會帶上有色眼鏡,甚至談核色變,這并不是一個正常現象。”王壽君強調。

在他看來,核學會理事長的身份讓他擺脫了“核能企業說核好就是為了實現產業發展”的功利背景,但核科普的責任卻更大了。“科學的看待核科技是科學看待世界的重要組成部分,也是提高國民科學素養的重要組成部分。”

然而當前,我國在核科學、核科技應用的宣傳上有所欠缺,缺少國家層面的、全覆蓋、全系統的核科普宣傳平臺。對此,與此前兩年提出的“設立國家核科學日”一脈相承,王壽君繼而建議設立“國家核科學館”,“目前,雖然各個核能企業都有相關的展室與展廳,但這些展廳分散而且距離城市較遠,所以還是需要以政府主導、政企合力、上下貫通、統籌推進的宣傳模式,從國家層面全方面、系統的宣傳核科技。”

在王壽君看來,“國家科技館”可以展示的內容眾多:首先讓公眾了解歷史,如“一堆一器”建成、“五廠三礦”建設、“兩彈一艇”研制、核電建設、核醫學與核治療成就、核農學成果等,同時展望未來;再讓公眾了解到核科技廣泛應用于工業、農業、醫學、環境、公共安全、國防、考古、科研等領域;展示涉核裝備制造企業、主要涉核高等院校等所有廣義上涉核的單位情況;展示“自主研發的科研設施”(如“上海同步輻射光源”和“中國環流器二號A裝置(HL-2A)”等)。

在王壽君看來,科學的認知是一切的起點。

了解核:

了解才能信任,公眾信任是核科技事業可持續發展的基本條件

對于核科技事業的發展而言,僅僅掌握了核的基礎知識是遠遠不夠的。“社會公眾的支持和認可是核科技事業可持續發展的基本條件。支持和認可就是信任,而信任要源自更為深刻的了解。”王壽君強調, “讓公眾能夠直觀地聽到、看到、感受到,這一點至關重要。”

“就切爾諾貝利事故、福島事故,我回答了千百次關于現在的核電站是否安全的問題,我相信所有的核能專家、學者、普通從業者都在回答這個問題。我到奔馳汽車廠去參觀過,那有一個很大的展廳,100多年前的老爺車也有,像我們的三輪車一樣那種履帶式輪子的車也有,如果這種車出現了問題,就要求奔馳車全面退出市場,對于奔馳車來說是否并不公平?雖然它也叫奔馳,沒有說是100年前的奔馳。目前,核電建設的問題也是同樣的,我們的技術已經大大地進步了,可對我們的認知卻并沒有及時更新。而且,在我看來,這個問題的關鍵不完全在于知識的不夠,更在于信任的不夠——我們就是要更多地讓公眾來聽、來看、來感受,拆掉我們彼此之間那道‘墻’。”

談話中,王壽君告訴了記者這樣一個細節。他搞了一輩子核,也親眼見過很多前輩的辛苦付出,他以為對于這個行當他已經非常了解和熟識了。然而,去年7月的一次馬蘭之行再度刷新了他對核行業的情感認知。馬蘭基地——我國首顆原子彈爆炸的地方,“這里發生的一切我都不陌生,常聽,也會常常說起,但此前一直很忙沒有時間去看看,去年終于抽出時間來去看了,就像是一次精神的洗禮,對核工業的那個時代又有了新的、不一樣的理解與感受。”談到這些,王壽君的眼睛有些濕潤。他說,只要談到馬蘭之行,他內心就不可抑制地涌上濃烈的情感,這些是此前那些認識、了解、關注……所有這些都無法取代的。

這也是為什么,他特別強調要建設核科技館,而且不僅展示知識,更要展示歷史、展示人文。在王壽君看來,公眾對核工業的了解一定要抵達“情懷”的層面,形成信任的基石。“要讓公眾看到我們核工業人這60年來是怎樣走過的這條路。我們打造了‘安全是核工業生命線’的核安全文化,塑造了‘四個一切’核工業精神,形成了有效的安全防御監管體制、機制與人才隊伍……這套完整的體系是確保核安全的堅強基石與壁壘。特別是‘兩彈一星’精神是核科技工作者在內的廣大科技工作者代代相傳的精神動力,是一筆寶貴財富,這一精神的傳承要感染我們自身,更要感染公眾,要培育和弘揚民族精神和時代精神,激勵當代中華兒女愛祖國、愛科學,不斷增強中華民族的凝聚力、向心力和創造力,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‘中國夢’注入強大的精神動力。”

受益于核:

核是無所不“能”的

“很多人談核色變,而矛盾的是在日常生活中卻經常能用到核科技,現代生活,我們根本無法繞開核科技。”王壽君告訴記者,核的用途非常廣泛,甚至可以說它是無所不“能”的,用于農學、工業、醫學、環境治理、勘探檢測方方面面,“拍X光片時,我們每個人都有直面核的經歷,它其實早就和我們的日常生活是密不可分的。”

醫學可以說是核技術與普通人的生活最為貼近的領域了,目前醫院中使用的大型設備70%以上是放射醫學和核醫學設備,它們已經成為醫學現代化的標志。

對于核醫學的進步,王壽君特別強調“有話要說”,“在全民熱點話題癌癥治療領域,我們一直在期待核技術的進一步發力。”根據國家癌癥中心2018年最新發布的全國癌癥統計數據,全國惡性腫瘤新發病例數380.4萬例,相當于平均每天1萬人被確診為癌癥,每分鐘7個人被確診為癌癥。

“中國與日本、美國等發達國家仍有較大的差距,生存率相差了將近一倍,現狀仍不容樂觀。其中一個因素就是我國醫學物理師比例嚴重低于日美等發達國家。僅以放射治療為例,2018年我國癌癥新發病例380.4萬例,其中190萬名患者需要接受放療,按照美國的最低標準,平均每年每350位新放療患者需要2個醫學物理師,那么中國約需要11800名醫學物理師。但目前,中國放療人才奇缺,中國目前只有3700多名放療物理師,相當于每名物理師在做三名物理師的工作。在每天超負荷工作量和病人巨大需求的雙重壓力下,大家無奈的選擇就是舍棄放療質量,保證病人數量。在這樣的情況下,想提高癌癥治愈率恐怕是奢望。考慮到影像診斷方面的物理師,缺口更加顯著。”

不僅如此,用于癌癥治療先進核醫學設備的研發與投入使用也被寄予厚望。“我國放療設備市場90%被國外設備廠商壟斷,設備價格昂貴且配置審批嚴格,導致我國醫療機構提供的放療服務不足,遠遠無法滿足癌癥患者的需求。”王壽君表示,“醫學的進步直接關系這人類的幸福,在這里要特別呼吁客觀看待核技術,更加積極地推動核醫學的發展。”

“在未來,對核能我們沒有恐懼,有足夠的信任,也有足夠的控制能力,每個人都應該從核科技的進步中受益。”王壽君說,他希望這個未來能早日到來。

 
正规手机彩票官方网站 002349股票分析 排列三组选计划 捕鱼生涯破解版 北京pk赛车购买网址 澳洲幸运5分彩时时计划 捕鱼达人 金蟾捕鱼2赢话费官网 双色球开奖结果带坐标走势图带连线走势图带连线 玩老虎机输钱视频 湖南幸运赛车投注网站 七星彩怎么看规律145期 重庆老时时彩最快开奖 秒速飞艇正规吗 双色球预测号码 今日股票行情大盘走势 双色球中奖分布